精品IP与泛阅读结合的原创绿色文学网站

第1章 此世坍塌

有句老话叫,初一克父,十五克母。
生于正月十五午时的柳絮儿,从小就被视为一个不祥的孩子,在她出生当天母亲便产后血崩而死。据父亲找来的算命先生说,此女出生的时辰与日子相冲,克父母克兄弟姐妹,只旺自己。前面几句话,柳絮儿深信不疑,因为在她出生之前,母亲就曾流产过四次,还有一个哥哥生下来不到一岁就夭折了,母亲走后父亲再未敢娶,因此家里只剩下她和贫病交加的父亲相依为命;至于旺自己,柳絮儿就只能无语了,一个自小失去了母爱的人,人生还能有什么温暖来弥补这一缺憾?更神奇和悲哀的是,柳絮儿属极阴性体质,一年四季面色苍白、手脚冰凉,体温恒定保持在摄氏零度,冬冷夏热对她均无影响。
今天就是正月十五,她的24岁生日。
因为是高三年级,元宵节照例只放半天假。芝田中学高三四班的班主任柳絮儿交代完班里的事情后,踏雪回到教工楼的宿舍里。
她站在穿衣镜前,把身上的黑色羽绒服用手抚平展,脖颈边露出的白色毛衣领更显得她肤色雪白,楚楚动人。她手插在口袋里,在镜子前来回转了几下,拎起门口的黑色大斜跨包,又打开包包看了一眼,看到那个粗重的卷轴躺在里面,这才满意地出了门。
这是一条带有时间印记的绵长的旧街,如今却再也找不回往日的繁华景象。曾经的青石板路被直正的柏油路取而代之,偶尔下陷的路面褶皱,是夜晚往返的运货大卡车的功劳。左边矗立着规模庞大的芝田第五电厂,隆隆的发电声音和着大烟囱里冒出的白烟冲向浩渺的夜空,右边则是灯火辉煌的居民楼房和沉默着的面粉厂、石头厂、净水剂厂,以及造纸厂,偶尔冒出的广告牌,在傍晚路灯的微光里显得光怪陆离。
旧街将芝田镇划为南北二部分,柳絮儿此时正准备离开旧街,走进寨墙下的一条巷子。墙很长,巷子很深,一眼、两眼都望不到头。虽是白天,因为寒冷,路上却了无旁人。柳絮儿加快了脚步,墙面夯土里夹杂着的青白色旧瓷片,在萧瑟的寒风中下发出星星点点的光芒,映在柳絮儿的脚下,一如暗暗的星星散落大地的感觉。
“絮儿,絮儿!”正走着,柳絮儿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
她回转身,原来是班里的男生赵子阳,于是正色道:“能不能正经一点儿,叫我老师!”
赵子阳坏坏地笑起来:“就不叫,就不叫,你打我啊!亲爱的絮儿,我好喜欢你啊,怎么办呢?”
柳絮儿决定不再和他纠缠,自顾自往前走。现在的孩子真是早熟,丝毫不忌惮自己是他们的班主任,课下说话没大没小的,这一点儿令柳絮儿非常懊恼。
这个赵子阳,是这个学期刚刚转来的,在班里待了不到一周时间,居然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真是搞笑!柳絮儿真是想不通,现在的孩子,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
“絮儿,你生气了吗?等等我,走那么快干嘛,小心摔着。”赵子阳在后面喊。
柳絮儿懒得搭理他,只加快了脚步,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柳絮儿,你给我站住!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要是再装傻,我可要当街表白了!”
天!
柳絮儿停下脚步,“蹬蹬蹬”地走回到赵子阳面前,厉声说:“我警告你,赵子阳,你这叫骚扰,懂吗?”看着赵子阳一脸无辜的样子,又于心不忍地加了一句:“你个小屁孩,整天想什么呢?不好好学习?”
赵子阳站在那里,比柳絮儿高出一大截。18岁的大男孩,已经长到了一米八多的个头,已经学会用不羁的眼神打量女孩子,那眼神惹得柳絮儿恨不得一手指捏死他。
扛不住他放肆的眼神和坏笑,她红着脸低声说:“快回家吧,我也要回家了,再见!”
正要转身,赵子阳却扳住了她的肩膀,看着她惊愕的眼睛,温和地说:“柳絮儿,我必须要告诉你,你生气的样子很好看。”
柳絮儿挣脱他的手臂,面红耳赤地转身就跑。赵子阳捡起她慌乱中掉在地上的包包,追了上去。
巷子的出口处,连着一个叫“城相口”的地方,一排一人多高的古城墙巍然挺立。奔跑的柳絮儿停下来,靠在墙边喘气。
赵子阳从不远处跟上来:“絮儿,你的包包!”
柳絮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躲开这个缠人的家伙。
说话间,赵子阳追了上来,把手里的包包递给柳絮儿,一边喘着气说:“你跑得蛮快嘛,我,我还能把你吃了吗?”
柳絮儿心想,连自己的老师都敢**,要是传出去,你还不如把我吃了呢!
柳絮儿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天,马上就中午12点了。12点是她出生的时刻,父亲在家等她回去过生日呢,完了还要一起去母亲墓前上香。
柳絮儿在愣神中接过赵子阳递过来的包包,肌肤碰触间,赵子阳大声嚷嚷起来:“呀,絮儿,你的手怎么那么凉?”
柳絮儿懒得和他解释,自顾自地拉开包的拉链,看到卷轴还在,总算放心下来。
抬头的刹那,却碰上赵子阳因好奇凑上来的下巴,柳絮儿又是一阵脸红。赵子阳却还在叽叽歪歪地说:“是什么宝贝呀,那么金贵?让我看看!”
柳絮儿快速地掩上包包,拉好拉链,准备离开。
她快速地往后退了几步,对着随时要跟上来的赵子阳做了个禁止的手势,说:“赵子阳同学,我要回家了,请你不要跟着我。我们各回各家,OK?”
“不要,等一下!”赵子阳说着,转身攀爬上“城相口”的墙,又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指着柳絮儿说:“柳絮儿,我今天必须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我爱你!若有半句假话,就让我从这里掉下去摔死。”
“当!当!当!”12点的钟声从远处的钟楼上传来。正月十五午时啦!
柳絮儿惊恐地看着赵子阳站在摇摇欲倒的破旧墙体上,想叫他小心一点儿,却喊不出来。也正在她喊不出来的当口,墙体轰然倒塌,赵子阳瞬间跌落。
柳絮儿冲过去,刚才连成一体的墙壁已裂开了一个大缺口,她踏过缺口,抱起躺在地上的赵子阳。
“子阳,子阳!”柳絮儿使劲儿地摇晃着怀里的男孩。她又从包里找出手机,想拨打急救电话,居然没有一点儿信号。她发疯地喊着“救命救命”,抬起头却看见墙壁缺口正慢慢地合起来,变回了倒塌前的样子。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2 shuying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46784号-1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书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