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IP与泛阅读结合的原创绿色文学网站

第001章 夜半被压

迷糊之间,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轻轻的抚摸着我,跟着有什么重重的压了上来,粗而坚硬的东西一点点的顺着腿慢慢的缠上我,冰冷而又尖悦让我发痛却越发的昏沉。
我想动,却发现手脚无力,努力睁开眼,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
衣服被撩开,微带凉意的大手肆意的搓柔着胸前的柔软,冰冷的唇死死的贴合着我,顺着手在我身上游走、
身体越发的发软,体内有东西慢慢的变得火热,跟着那紧缠着我的东西突然拱出什么炙热的东西抵住了我的下面。
潜意识里告诉我这样不好,可我却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隐约的好像自己还叫了出来,耳边似乎还传来一声低沉而愉悦的笑声。
跟着一阵剧痛,身体好像被撕裂一般,那东西居然就这样进去了,带着无比的火热以及巨大。
我痛得大叫,那双带着凉意的手轻轻抚摸着我,冰冷的唇落在我的胸前耳后,痛感慢慢的开始消散,意识也开始沉浮。
混沌之间,那个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不停的道:“我等了你二十年了,二十年,你终于回来了!”
我叫秦辰末,从我记事起我爹娘就给我认了个蛇爹。
小伙伴们没少因为这件事嘲笑我,别人认祭爹,好歹也是大仙啥啥的,最不济也会是块大石头,而我认的却是一条藏在大柳树里从来没有露过面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蛇。
可只要我不肯去送祭礼,原本宠女无度的老爹就会对我进行竹笋炒肉的教育,所以每年我都老老实实的去送祭礼。
大了之后,这种封建迷信的事情我也见多了,就当孝顺爹娘,每年去走个过场。
就在我二十岁生日前几天,我爹特意打电话叫我回去给蛇爹烧祭礼,说二十岁是童关不能不去。
我好说歹说都没说过我爹,他还要挟我如果不回去,就拿出他供在堂屋里的那根竹条到学校来将我打回去。
打,我是不怕,可我丢不起这个脸。
给祭爹烧祭礼这个请假的理由我是没脸用的,我带着愤恨跟老师说我爹得了重病,这才请了三天假回去。
到家已经是晚上了,我坐了一天车,饭都还没吃,老爹就拉着我去村后的那棵大柳树前让我跟蛇爹说一声我回来了。
原本我一路后悔怕生重病这个理由会诅咒我爹,这会子被后山的冷风一吹,我半点悔意都没有了。
在我爹威胁的目光中,我软软的对着柳树弓了弓身子,有气无力的说了声:“蛇爹,我回来了。”
就在我话一出,一根柳条突然被风吹起,轻轻的拂过我的脸,就好像用手轻轻捏了一下。
那柳条冰冷无比,吓得我连忙朝后退几步,拉着我爹就跑了。
吃过饭,我立马就缩到床上睡去了,才有了这梦里的一幕。
我是被冻醒的,我妈二十年如一日的掀被子叫我起床,可这次她一掀却吓了一大跳。
床上腥红一片,还有着一些黄白不明的东西,夹着浓浓的腥味,吓得我妈脸色一青,瞪眼就想骂我,见我也是一脸惊色,只是咬着牙叫我少看一些少儿不良的东西,跟着就收拾床单,让我自己给自己留点脸,别说出去。
我也吓到了,昨晚那个梦立马就涌了上来,可见我妈担心的样子,最后还是没敢说出来,也不知道那倒底是梦还是真的。
这天是我二十岁生日,我爹娘似乎特别高兴,做了一桌子好菜,我爹喝高了,最后拉着我痛哭,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胡话。
说什么就算他没命也会护着我的,只要我好好的,就算他死了也值了,我娘也在一边抹眼泪,搞得好像我二十岁生日是什么大日子一般。
突然说这些话让我感觉毛毛的,一边安慰他,一边想着他平时竹笋炒肉时也没见他手下留情,更没见他每个月多给点生活费。
好不容易跟我娘一块将醉得不成样的老爹收拾好,天已经是傍晚了,我娘拉着我坐在门槛上看着归牛日落,问我学校生活怎么样,顺带敲打我不能乱谈男朋友。
娘俩的话还没说多久,就见远处一阵喧闹声传来,村里的小孩打头边笑边唱:“又哭又笑,公鸡抬轿,黑猫作媒,老鼠压轿。”
我娘听到这话脸立马就白了,对着那群朝我家跑来的娃子就大骂。
那些娃子根本就不怕,看着后面哈哈大笑。
只见不远处,我们村的出了名的疯神婆正捂着脸哇哇大哭,哭三声又将手拿开大笑三声。
而她身后,八只皮毛油光水亮的大公鸡昂头挺胸抬着两顶火红的纸轿子,有模有样的走着。
轿子旁边一只浑身漆黑没有一根杂毛的黑猫胸前绑着大红花,随着纸轿子一步步的朝我家走来。
后面全是村里看热闹的人,嘻嘻哈哈的指指点点。
我看着也稀奇,可我娘却气得全身发抖脸色铁青,转身拿起屋后的扫把对着疯神婆就是一通乱打,边打边骂:“天打雷劈的,也不看看是谁家,也不怕被天老爷子收去,还不快滚。”
可无论我娘怎么打,疯神婆就是不走,站在我家门口又哭又笑。
我娘气不过,拿着扫把就又去赶那八只大公鸡,可那些公鸡却纹丝不动,被她一扫前面一顶纸轿糊着的轿帘掉了下来,从轿子里慢悠悠的爬出一只皮毛灰白胡子老长的大老鼠。
那老鼠似乎并不怕人,嘴里衔着一张纸慢慢的朝我妈爬了过来。
“啊!”原本拿着扫把威风八面的老娘,见到这老鼠立马吓得放声大叫,腿脚发软就好像要晕了一般。
我连忙过去扶住她,拿起扫把就准备去拍那只大老鼠。
可它却猛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只见那双眼睛居然如同人眼一般,黑白分明,瞳孔紧缩,吓得我手上一麻。
就这一愣神,那只大老鼠将嘴里衔着的纸就朝我脚下一放,跟着旁边的黑猫悠长的叫了一声,疯神婆哈哈大笑,那八只大公鸡突然仰天齐鸣。
那声音洪亮无比,惹得旁边围观的村民齐声叫好,我却心神一紧,隐隐的好像听到后山有什么回应着这公鸡的叫声,总感觉这公鸡一叫,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公鸡一叫完,疯神婆突然好像抽风一般,指着我哇哇大哭,呼天抢地,鼻涕口水满脸乱抹。
而那些公鸡黑猫大老鼠却一窝蜂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只留着那两顶火红的纸轿子在我家门口被风吹得呼呼作响。
村民见热闹散了,一个劲的说疯神婆还有点道行,居然能整出这一出。
可我妈回过神来,却猛的扑过去,对着疯神婆又踢又打,我怎么拉也拉不住,疯神婆也任由我妈踢打,一个劲的说什么对不住对不住。
等我妈踢到几下,却又拉着我让我连夜回学校,千万别回来了。
我还愣着神,旁边的疯神婆却说不行的,婚书已成,聘礼已下,花轿到了门口,逃不掉的。
“那就去你蛇爹那里,让它护着你,快去。”我妈瞪了疯神婆一眼,拉着我就朝后山跑。
我这下明白了,好像我娘怕我被这两顶纸糊的轿子给拉走了。
虽然刚才那一幕让我心底发毛,可好歹也是新时代的大学生了,认个蛇爹已经够丢脸了,再信这些我都没脸去学校了,连忙劝我妈说这是疯神婆搞的事,让她别当真。
可我妈怎么劝都没用,急着眼叫我去找蛇爹,疯神婆这会子却在一边念念叨叨,说什么冤有头债有主,欠人可以不还,欠神可以索命,谁也护不住。
反正絮叨得不行,最后我娘被她烦得不行,一脚将她踢翻在地,拉着我就朝村后跑,警告我,如果我今晚不死死抱着我蛇爹藏身的那棵大柳树,她就不再认我这个女儿。
我见她说得认真无比,只得讪讪的点头,死死的抱着那棵两人合抱都抱不住的大柳树,盯着我娘红通通的眼,保证就算现在雷劈死我都不放手,死死的抱上一夜。
我娘又是千叮咛万嘱咐,似乎又想起什么,就又急急的朝家里跑去。
抱树这种活,一开始抱着还成,我娘走了没多久,我就感觉双手发软胳膊酸痛,想放吧,却又怕我娘突然袭击来看。
正愣着神,就听到远处一阵敲锣打鼓锁呐声传来,跟着两顶火红的花轿在灯笼的火光中慢腾的朝这边过来,隐隐的听到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高声呼喊:“山神娶亲,阴人避让,阳人止步。”
打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用户协议 | 版权声明 | 帮助中心 Copyright©2021 shuyingre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46784号-1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由网文云小说系统提供技术支持
扫码关注书影阅读